企业博客网bokee.net www.bokee.net http://janexwang.blog.bokee.net/  每日进行曲 打印此页

每日进行曲

http://janexwang.blog.bokee.net    2008-1-29

每天是这般忙碌,时间要用分来计算。

早晨6点44分,快速的摇滚乐响起,我象弹簧一样从床上一跃而起,象一条紧绷的发条,开始高速释放能量。叫醒儿子,吆喝他穿衣服,叠被子。喝牛奶,吃麦片鸡蛋维生素,刷牙洗脸穿鞋穿外套。命令短促而响亮:"快,现在,行动,不许发呆,不许走神!"活象个新兵连的教官。同时我也毫无懈怠,收拾好自己,给儿子装上午饭点心, 把前夜洗碗机里的林林总总清理就位,再放进早餐的碗筷。因为公司提供免费的早午餐,就省了自己吃早餐和准备午餐的时间。两人兴冲冲跑出家门。要是校车还没来,赶紧再嘱咐两句:"昨天老师说你算术做得太慢了,今天可要快一点噢。今天有体育课,不能调皮噢。"

校车带着车窗里笑嘻嘻的儿子远去了,我也钻进自己的车里,定定睛。不知这小子记住了没有,没准又闹出什么新鲜花样,期望值还是降低点吧,只要能平安回家就谢天谢地了。打开收音机,新闻,天气,财经,政治评论。暗自得意,几年前和高速公路管理局多番抱怨交涉,他们终於把我这段路的所有入口处都加了高峰时限流的红灯,我才得以免受堵车之苦,一路飞向目的地。再想想,昨天下班前东西做到哪儿了?怎么回事来着?什么跟我过不去?,我今天要试些什么办法来解决?真是老了,隔一夜就忘得一干二净。25公里,25分钟,十几个街口,同一条路走了7年了。开车已经不需大脑,常常到了才后怕,那些路口都是怎么过来的?闯红灯了没?怎么没有印象?

9点之前公司里几乎没人,静得出奇,走过暗无天日的餐厅,捎带上一点早餐,倒上一杯香浓滚烫的咖啡,带上耳机听着柔美的<<寂静之声>>。浏览一下信件,扫一眼股市,对镜帖一番花黄,捧着热咖啡,慢慢呷一口,独享着一天中难得的安宁。人声嘈杂起来,办公室逐一亮起来,稀奇古怪的电话铃此浮彼起,咖啡咽的作用上来,一天的脑筋大战就这样开始了。

工作,无非就是在有限的晶片空间和微秒的时间里塞进更多的逻辑电路。功能越来越多,速度越来越快,晶片越来越小,成本越来越低。为了解决多快好省的问题煞费苦心。常觉得自己就象东京地铁的调度员,列车到到站之前,把不管是新来的还是换乘的电子信号修剪包装排队,在严格的停车时间内,把尽量多的信号塞进车厢,还得保证它们准时到达下一站,各自分头换乘其它线路。这样的车站从几百万到上亿,信号一个都不能少,一个都不能迟到。一旦一个家伙赶不上就得重新调度全局。11点57分,奔向健身房,把自己汗流浃背地折磨一通,歇歇脑子,累累身子,压压肚子,挺挺脖子。一小时后焕然一新,一阵风一样飘到电脑前,继续上我的时空演绎。耳机里悠悠琴声,这脑筋才不致于干涩停顿。

下午4点57分,不管陷在哪颗导弹的发射井里,点火的时间到了。倒计时,5,4,3,2,1,发射。我冲出公司,一天最美好的篇章就要开始了。还是那段走了7年的路,小脑开车,大脑里的盘算霹雳扒拉地打开了。今晚吃什么,鱼还是肉。就鱼吧,先生喜欢。生菜色拉还是炒个中国蔬菜,色拉吧,放一个芒果儿子喜欢。浓汤还是清汤,来个冻豆腐清汤吧,三个人都喜欢。米饭还是面条,米饭吧。然后呢,该和儿子一起念中文的<<小马过河>>还是英文的<<三只小猪>>,就念英文的吧。还得练练拍球,这小子一点运动细胞都没继承过去。如果是周五了,再想想周末来点什么活动,去爬山还是去海边晒太阳,去骑车还是溜冰,小侄女要过生日了,务必包好礼物,叫儿子给小堂妹画个卡片。眼前的事情理好了头绪,该给大洋那边的老妈打个电话请个早安了。於是抓过行动电话,快速拨号第一号:“喂,妈,什么,穿厚毛衣了,我们还穿短袖呢。”一路风驰电掣,自然不记得是怎样就到了学后班,从众多的孩子中舀出儿子,兜回家。

5点30到家,放下书包,先来一通乒乒乓乓的钢琴练习。这个儿子就是肚子饿的时候弹得最好。看着他专著地盯着琴谱,十指下流畅的旋律,感叹这点灵气是哪儿来的。上帝还是公平的吧,没给他一对拍球的手掌,就补了十个弹琴的手指。随着儿子的钢琴曲进入尾声,我的锅碗瓢盆交响乐便开始了。先生进来闻到香味:“啊,该开瓶酒了。还记得这瓶吗?是我们XX年在XX葡萄园买的,当时你说味道有点清涩,太幼稚了。存了这么多年,该成熟了,今天开出来尝尝。别急别急,先让它透透气。”

晚餐结束,先生管善后,我教儿子读书做功课。最后三人一起下盘棋,看会儿球赛。我收拾好儿子让他先睡下。上网,看看朋友们发表了什么高谈阔论,市面上又多了哪些歪门邪道,今年又流行什么奇装异服,明天天气是阴阳怪气还是狂风暴雨。终於没听到儿子动静了,该我弹一会儿琴了。每天就这么可怜的半小时,只要能混过老师挑剔的眼睛,别让儿子笑话就足矣。

羡慕那些不用上班的妈妈们,却也为自己的韧性,耐力和能量而自豪。